余澄清

发布于 2017-12-27 09:36:50

  余澄清(18981928.10.30),男,汉族,云南省红河州石屏县宝秀镇许刘营村民委员会许刘营村人,早期中共党员,革命烈士。

  余澄清幼年在石屏县宝秀五三高小(现石屏二中)读书,后毕业于昆明成德中学,然后进入云南讲武堂学习。读书时,学习用功,性格稳沉,为人正直,追求进步。1924年,余澄清从云南讲武堂毕业后,到盐兴县(现已并入绿丰县)黑井任税警队军官,曾写《乙丑任黑井军官感事》诗一首:一载金泉客,携诗欲问天;河声催石坠,生怕变桑田。3年后,辞职回家乡,应聘为石屏县许刘营小学教员。

  1927年冬,在昆明成德中学读书的石屏人张春旭受省临委派遣回乡发展党员,建立党组织。经他介绍,中共云南省临委批准,石屏诞生了共产党小组。当时,云南临委工作重点已从昆明向滇南转移,中共迤南区委书记李鑫年底移往滇南,继续领导工农运动,徒步来往于个旧、建水和石屏。李鑫以中共迤南区委书记的身份到石屏检查指导工作,先到石屏中学,再到宝秀杨陈营小学。所到之处,先听汇报,后做指示,要求加强组织建设,发展党员,并为开展武装斗争做好准备。因此,石屏县继续发展了一批党员,成立了宝秀区委和石屏县临时县委。1928年春末,经许刘营村党员梁国俊介绍,余澄清加入中国共产党。之后,成立许刘营支部,支部书记梁国俊,成员有余澄清、杨文鸿、谢海宴、余长久、杨家和。党组织开展的主要工作是:第一,组织农协会,发动农民,组织农民,教育农民,领导他们反封建迷信;第二,参加宝秀地区联合团工作,必要时拉出武装上山,开展武装斗争;第三,反对苛捐杂税。

  1928年,云南因军阀混战,土匪蜂起。滇南匪患更为严重,土匪扰村串寨,打家劫舍,杀人越货,无所不为。石屏豪绅为保全生命财产,在城内成立成城社,按户派款抽丁,轮流守卫;宝秀的5乡3寨相继成立联合团,派款抽丁,早晚操练。党组织乘机派余澄清、张明义、李艺六去联合团工作。余澄清因当过军官,兼任联合团一名小队长职务。

  许刘营村的豪绅与“联合团”团总陈美之互相勾结,以征收“联合团”经费为名,中饱私囊,加重农民负担,农民苦不堪言。余澄清依靠村中农协会员,团结农民向村中管事的豪绅清算。豪绅用收买方式对他进行贿赂,答应给谷10石,要求不要清算。余澄清不为所动,严词拒绝。宝秀镇豪绅代表胡硕等来许刘营估产时,对村中豪绅有意偏护,余澄清站在公正立场,坚持按实产抽收,根据稻谷成长、穗子大小、稀密程度提出正确意见,说得有理有节,头头是道,使参与估产的豪绅哑口无言,深得农民赞赏。宝秀“联合团”召开会议,要征收团防的谷捐经费。余澄清仗义执言,为民请命,要求合理摊派,得到出席会议代表们的赞许和同意。因此,成为许刘营村中豪绅和宝秀劣绅的眼中钉、肉中刺。他们恶毒地向“联合团”团总陈美之控告余澄清破坏征收团防谷捐经费。陈美之暗中使派爪牙李鹏年及其得力匪徒李老左等,于1928年10月30日早晨9点左右,将余澄清杀害在许刘营学校的课堂上。

  惨案发生后,党组织秘密召开会议,决定:一、每个党员写10封至15封信给旅个或旅省(昆)的亲朋,让他们知道惨案真情,揭露地霸的凶残;二、准备为余澄清开追悼会。在党组织的筹划下,以石屏县教师联合会的合法名义发动全县教师向县政府申诉,要求惩办凶手,召开追悼会。经多次斗争,1932年终于在石屏县城为余澄清召开追悼会。云南中共地下党的刊物《斗争》刊载了悼念文章。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党组织查明余澄清入党和牺牲等有关情节,报请上级批准为烈士。现安葬于石屏县宝秀镇许刘营村民委员会柏枝林后山。

  (中共红河州委党史研究室根据李朝旺、吴海俊撰写的文稿及其他相关史料整理)

加载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