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冲

发布于 2017-12-24 17:00:36

  张冲(1901~1980年),原名绍禹,又名维新,字云鹏,男,彝族,中共党员,云南省红河州泸西县永宁乡小布坎(现划归弥勒市)人,曾任国民党第六十军一八四师师长、新三军军长、第一集团军第二路军指挥部指挥官,云南省人民政府副主席,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西南民委副主任兼凉山临时军政委员会主席,云南省人民委员会副省长,全国人大民委副主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职。

  张冲幼年读过私塾,后入小学读书,自幼机智胆大。1909年秋的一天早上,一股土匪借着浓雾掩护闯进小布坎村,准备抢劫张冲家。张冲从院中蹦蹦跳跳跑出来找小伙伴玩耍,出门不远就撞上迎面而来的土匪,张冲一看土匪是冲着自己家来的,急中生智大声向土匪说:“我是他家雇来的,你们不要抓我。”在院中的哥哥听到张冲说话,心感有异,抬头往外看,发现土匪押着张冲正往院里奔来,赶快把院子大门关上,并大声呼喊家人持枪上楼抵抗。土匪要从大门冲进来,张冲又说:“前门里面放有大炮不能进,我带你们从后门入。”来到后门,后门已被家人依张冲暗示关闭。土匪不能进入院内,就商量用火烧,张冲附和说:“要得,我带你们去抱柴。”张冲抱了一次,第二次借机走脱,急奔邻里求救。邻里听到张家被抢劫,锣声一响,一下来了百余人,有的提火枪,有的持刀和木棍,边跑边喊“抓土匪”。土匪听到喊声,加之张冲家开枪还击,只能仓皇逃走,此时张冲年仅9岁。

  张冲性格豪爽,好打抱不平,喜欢交穷朋友。有一次,张冲帮家里驮一窝小猪去街上卖,归途中遇到好友赵光廷。赵光廷因欠赌债无力偿还,求张冲资助,张冲将卖猪的全部所得给了赵光廷。后来赵光廷因受地主土豪所逼,走投无路占山为王,公开与官府对抗。一次,有手下向赵光廷提议打劫张冲家,赵光廷说:“三爷(张冲)是我的恩人,谁敢打扰他家,我严惩不饶。”此话传开后,反而给张冲招来了麻烦。1918年,张冲到昆明求学,地方豪绅趁机联名向国民党云南省政府诬告张冲与“匪首赵光廷勾结”,国民党云南省政府不查便批:“将张冲迅速逮捕法办。”张冲只好投奔到原曾在其父手下做事,后占山为王的赵寿廷部做了“二大王”。不久,张冲发现这支队伍纪律松散,无“英雄气概”,毅然率拥戴自己的80多名弟兄独树义旗,提出“富人差我钱,中等人莫等闲,穷人来和我过年”的口号。两年中,张冲用计消灭了危害丘北民众的惯匪“二飞”、“二李”和“二丁”,剪除了富乐的“地头蛇”海寿农,惩治了赃官胡道文,开仓济民,除暴安良,受到广大劳苦百姓的欢迎和拥戴,队伍发展到600余人,一时声震滇东南。

  张冲早年就有爱国主义思想,除了反抗封建的黑暗势力之外,还表现为自发的反帝斗争。张冲曾率部袭击法国控制的滇越铁路,惩办帝国主义分子,打击法国侵略者的嚣张气焰,老百姓拍手称快。

  对张冲武装,云南都督唐继尧多次派兵围剿,多次失利,遂决心招抚。后来,张冲接受招抚,先后任支队长、团长职务,坚持为老百姓做好事。

  1927年2月6日,云南的四位镇守使胡若愚、龙云、张汝骥、李选廷联合发动反对唐继尧的“二六政变”。张冲支持政变,龙云取胜并担任国民党云南省政府主席后,论功行赏,委任张冲为滇军第五师师长,张冲成为滇军中的实权人物。1933年,张冲任云南省盐运监督使,在对黑井区各盐场进行深入调研的基础上,提出并实施了“移卤就煤”的计划,将元永井地区的盐卤,通过管道运往20公里外的一平浪,以煤代柴煎盐。历经5年努力,治盐工程于1938年竣工。

  抗战爆发后,张冲任国民党第六十军一八四师师长,率部赴抗战前线。1938年4月,第六十军投入台儿庄战役,张冲率部固守台儿庄战略高地禹王山,坚守禹王山22昼夜,打退日军数十次疯狂进攻,杀伤日军千余人。之后,张冲率部投入武汉保卫战,在富水一带以假阵地诱敌深入,重创日军。在阳新排市作战中,张冲创造反斜面“鱼笼”战术,日军几乎被全歼。1938年10月,张冲因战功卓著,晋升为国民党新三军军长。张冲由此赢得“抗日名将”的称号。

  1938年11月初,国民党新三军在崇阳战役中失利,张冲率新三军退往九宫山,拟与八路军联系,建立根据地打游击,但未能成功。有人把崇阳失利的责任推给张冲,并向蒋介石密告张冲“通共”。蒋介石电令严办,革职枪决。后因各方面反映强烈,龙云、卢汉电报求情,周恩来出面干预,才改为撤职留任。张冲被调回云南,任弥泸水利监督。

  1940年底,张冲担任国民党第一集团军第二路军指挥部指挥官,指挥新编第四旅、第五旅两个旅。第一集团军沿河口、金平、屏边、个旧、建水一线布防,防范日军的入侵。抗战胜利后,张冲坚持反对国民党发动内战,支持民主运动,受到蒋介石怀疑和监视。1946年10月,蒋介石集团单方面宣布召开“国民代表大会”。为了安抚在东北的滇军,蒋介石特意把云南的“土著”代表名额分配给张冲。张冲决定利用这个机会,实现自己打算已久的抱负,在征得中共党组织的同意后,出席“国大”。张冲以“国大”代表身份经上海转南京,得到董必武的指示。这时国民党为争取张冲,派陈立夫与张冲谈话,许以“中央委员”的头衔,主持滇政,被张冲婉言谢绝。“国大”闭幕后,张冲以与夫人惠国芳关系不融洽需去北平调解为由,迳赴北平。经过中共党组织的周密安排,张冲夫妇于1947年1月飞奔延安,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彭德怀等党政军领导分别接见了张冲。张冲深受感动,提出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请求,经中共中央批准,张冲加入中国共产党。

  不久,张冲被派往东北前线,先后担任东北人民解放军总部高级参议、松江省人民政府副主席等职,其主要任务是策反在东北的国民党第六十军、九十三军。为此,张冲以滇军老前辈、老上级的关系,多次写信给曾泽生(第六十军军长)和陇耀(暂编第二十一师师长),指出滇军的危急处境和唯一出路,劝他们适时采取正义行动。长春被解放军包围时,张冲写了一首诗:“专制屠夫据上京,祸国殃民恨难平。死且鞭尸羞与伍,诸位何苦恋贼营。”连同自己的照片,用宣传弹射入长春城,对瓦解国民党官兵起了积极作用。1948年11月17日,曾泽生率领国民党第六十军在长春起义,张冲高兴地说:“第六十军有救了!”稍后,毛泽东主席在北平接见张冲时说:“你们对滇军工作得不错啊!”张冲回答说:“都是党的领导、党的工作,是红旗插到头上来了。”毛泽东说:“红旗插到头上,还要愿意才行,有的人要他扛,他还不愿意扛嘛!”

  1949年筹备召开政协会议时,张冲以彝族代表身份被邀请出席会议,积极参加政治协商,参与新中国的筹建,并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新中国成立后,被任命为中央民族事务委员会委员。

  云南解放后,张冲任云南省人民政府副主席,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西南民委副主任兼凉山临时军政委员会主席。1954年以后,曾任云南省人民委员会副省长,当选为第一至五届全国人大代表,任全国人大民委副主任,并当选第一、五届全国政协委员,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职。张冲任凉山军政委员会主席期间,认真调查研究,了解民情,贯彻党的民族政策,对当地民主改革和社会主义改造的顺利进行发挥了特殊作用,使凉山终于最后得到全部解放,保持了社会的稳定。

  张冲曾9次穿越险峻的虎跳峡,对于开发金沙江提出了积极的建议,形成了“采用定向大爆破,建筑特高特厚堆巨坝,建造巨型水利枢纽”的设想。1980年10月30日,张冲去世,按照其遗愿,骨灰撒在了虎跳峡。

  (中共红河州委党史研究室根据相关史料整理)

加载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