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澄

发布于 2017-12-08 09:08:03

  吴澄(1900.6.8—1930.12.31),化名剑英、剑秋、吴玉贞,女,汉族,云南省昆明市人,早期中共党员,革命烈士。云南第一位女共产党员,中共云南组织创始人之一,云南妇女运动的杰出领导者,大革命和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中共云南特别支部书记、中共云南省特委委员、云南省妇女解放协会主席、中共云南省临委委员、中共云南省委委员、中共蒙自县委委员等职,中共云南第一次代表大会代表。

小荷初露显锋芒

  吴澄出生于一个书香之家,自幼性情好胜倔犟,1910年进入省立女子师范附小读书。高小毕业后,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入省立女子师范预科。因为学习成绩优秀,待人诚恳,接受新思想快,在班里极有号召力。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爱国民主热潮席卷全国。省立女子师范及附小学生积极学习白话文、汉语拼音,传唱爱国歌曲。吴澄首先在班里带领同学们读新书,探讨妇女出路问题。在她的带动下,大家凑出课外书刊,成立读书会,推动了学校的读书活动,掀起了学习新思想的热潮。女师毕业后,吴澄以高分考入昆明市立第五小学任教。为能更多地参加社会活动,她邀约几位要好的朋友创办有几十名妇女参加的云南女子合作团,白天组织妇女搞生产,晚上组织妇女学习。

  1925年五卅惨案发生的消息传到昆明后,吴澄首先到女中(原女师改办)宣传五卅惨案真相,发动女中学生会参加省学联的五卅惨案后援会;组织举办了轰动昆明的女中学生游艺会并开展募捐活动,把募捐所得的3000多元滇币全部汇至上海援助五卅运动罢工工人。

云南妇女运动和党组织的杰出领导人

  1926年初,吴澄担任云南省共青团妇女支部书记。她在青年女学生中宣传进步思想,介绍一批优秀女青年加入云南青年读书会,并在女中建立云南青年读书会分会,积极探讨寻求妇女如何才能获得真正解放的道理。

  1926年夏,李国柱离开云南赴苏联学习,云南青年努力会和共青团的工作交给吴澄等人负责。吴澄在昆明近郊组织农民学文化,与他们交朋友,宣传革命思想。同时,组织一批进步青年到一些工厂开办工人夜校、识字班,教工人学文化,启发他们的阶级觉悟。

  1926年秋,肩负建立云南中共组织任务的滇籍共产党员李鑫回云南工作,与吴澄取得联系,并首先介绍吴澄加入中国共产党,吴澄成为云南第一位女共产党员。吴澄积极协助李鑫等筹建云南地下党组织。经过周密准备,1926年11月7日,中共云南第一个组织——中共云南特别支部在昆明市平政街节孝巷39号成立,吴澄任书记,并负责妇运和民运工作。

  中共云南特别支部建立后,吴澄约7位女同志,自筹经费创办了云南第一份以反帝反封建、争取妇女解放为宗旨的刊物《女声》杂志。《女声》杂志为鼓励广大妇女联合起来,打倒反动的军阀统治,争取云南人民的自由、平等起到了积极作用,推动了云南妇女运动的发展。

  为推翻唐继尧在云南的独裁统治,中共云南特别支部成立由李鑫主持的云南政治斗争委员会,积极策动“倒唐运动”。吴澄等人秘密油印揭发唐继尧军阀统治、祸国殃民罪行的传单四处散发,以唤起群众的倒唐激情。吴澄还利用她与龙云夫人李培莲是女师同学的关系,多次通过李培莲介绍面见龙云,向龙云陈述北伐革命战争的大好形势和云南人民的革命要求,揭露唐继尧的倒行逆施。在云南地下党的推动和促使下,胡若愚、龙云、张汝骥、李选廷四镇守使于1927年2月6日发动政变,结束了唐继尧在云南的军阀独裁统治。

  “二六政变”后,中共广东区委派王德三等人回滇。1927年3月1日,在中共云南特支的基础上,成立中共云南特别委员会,王德三任特委书记,吴澄任特委委员。随后,国民党左派临时党部在省教育会公开成立,省、市农民协会,昆明市总工会,云南省妇女解放协会等革命团体也先后成立,吴澄任云南省妇女解放协会主席。《女声》杂志改为云南妇女解放协会的会刊,从不同角度宣传和组织妇女投入国民革命。吴澄在《女声》杂志第二期上,用“剑侠”笔名发表了题为《云南各界妇女联合会与云南前途》的文章,号召妇女争取独立解放,起来与反动军阀和封建势力作斗争。3月8日,吴澄和云南妇女解放协会的同志组织妇女举行了云南第一次庆祝三八妇女节纪念晚会。

  1927年4月下旬,吴澄代表中共云南组织出席在武汉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和共青团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

勇敢无畏的革命志士

  1927年底,国民党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公开投蒋反共,大肆逮捕共产党人及革命群众。根据中共中央八七会议精神,云南地下党决定将工作重点转移到农村和工矿,发动和组织群众,准备武装斗争。为适应斗争形势和组织发展的需要,中共云南省特委扩大会议选举产生第一届中共云南省临委,吴澄任委员,负责妇运和共青团工作。

  1928年初,吴澄转移到蒙自、个旧一带开展工作。那里山高林密、道路崎岖、语言不通、条件艰苦,但她机智勇敢,克服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常常化装成农家妇女深入彝族、苗族山寨,学习少数民族语言,到群众中开展工作。

  1928年2月,省临委书记王德三、省临委委员李子固先后去上海向党中央汇报工作。王德三到上海后,根据中央安排,前往莫斯科出席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至11月才返回云南。王德三外出期间,省临委委员李鑫、吴澄、吴少默、杨正元等在迤南基层指导工作,在昆明的省临委机关仅有赵祚传一人主持工作。为适应形势的变化,加强对全省各地基层组织的领导,加强省临委机关的集体领导,省临委于4月召开扩大会议,决定由赵祚传、吴少默、吴澄3人临时组成中共云南省特别委员会(简称省特委),书记赵祚传,行使省临委职权,领导全省的工作。9月27日,赵祚传在大姚被捕,省特委委员吴少默又在滇南巡视指导,省特委机关由吴澄一人主持。

  1928年10月,省特委在蒙自查尼皮召开中共云南第一次代表大会,吴澄作为省特委委员出席会议并再次当选省临委委员。在这次会议上,李鑫等特别称赞吴澄作为一名妇女在艰苦条件下所表现出的无畏勇气和开拓精神,号召大家向她学习。秋,由于形势变化,吴澄又转移回昆。这时李国柱由苏联莫斯科回到云南,担任省临委委员和团省委书记的职务,吴澄协助李国柱在机关工作,随后两人结成革命伴侣。在昆明,吴澄常常化装成普通的家庭妇女,以做家务和针线活作掩护,冒险出入市区开展地下工作。她与丈夫李国柱秘密编辑发行了《斗争》《工农兵》《赤光》等刊物,还与丈夫李国柱共同用剑英、克内的笔名在《赤光》上发表了许多充满战斗激情的诗篇。他俩在《出路的叫喊》里写道:“血汗造成了势力者的宫殿,心血筑成了少数人的丰年;身躯替军阀当了炮灰。啊!这是怎么不平的事哟!”在《少年战士》里写道:“我们是少年战士!我们不能再忍受这样残酷的痛苦,在红焰与烈火中征示着我们的前途。将铲刀放在豪绅的颈上,用铁锤击碎资本家的头颅。在这残酷的战场上,第一线便是我们的任务。我们是少年战士!饮弹、撇头、断腰、破腹、裂乳,我们兄弟姊妹这样悲壮地牺牲了。前进啊!我们少年的布尔什维克,要消灭这残暴的统治。看啊!狂风暴雨中,持着那面红旗的,便是我们少年战士!”满腔豪情跃然纸上,表达了吴澄和丈夫李国柱对党、对革命的一片赤诚。

视死如归为信仰

  1930年4月后,中共云南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在白色恐怖笼罩昆明的险恶形势下,吴澄和丈夫李国柱仍坚守昆明领导革命斗争。12月,由于叛徒出卖,吴澄和丈夫李国柱同时在昆明被捕,关进监狱。敌人为从这对“共党要犯”身上获取情报,将云南地下党组织一网打尽,对他们施以惨无人道的种种酷刑。面对严刑拷打,已身怀有孕的吴澄意志更坚,继续斗争。她对难友说:“一个革命者要有牺牲自己的精神,才会敢于革命!”她鼓励难友不要消极坐牢,要积极斗争。她说:“一个共产党员的生活就是战斗的生活,不坐牢时搞革命,坐了牢还是要搞革命。在这人间地狱里,更要以百倍勇气和敌人斗争,敌人摧残我们,要我们死,我们就要想办法不让他们摧残,争取活,看他们被人民革命推翻的下场。”敌人的阴谋未能得逞,便决定将他们杀害。李国柱父母为了让吴澄怀中的胎儿生下来,续李家的香火,倾家荡产,费尽钱财,疏通关系。吴澄的老父亲怜惜女儿30岁才怀胎,希望能让女儿了却做母亲的心愿,不顾年迈之躯,四处奔走,苦苦哀求,但始终未能奏效。敌人对吴澄威逼利诱,提出只要她说出地下党组织人员名单,就可免遭毒打,但每次吴澄的回答只有3个字“不知道!”黔驴技穷的敌人无可奈何,拿出一张写好的悔过书,提出只要吴澄在上面签名画押,便可保母婴平安,吴澄的回答也只有一句话:“不签,死也不签!”掷地有声、铿锵有力的回答,是何等的英雄气概。

  吴澄和丈夫李国柱被关押在同一监狱,但相隔咫尺天涯。吴澄清醒地认识到面临的残酷和险恶,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在监狱中,她思念自己的爱人李国柱。她剪下自己一束乌黑的头发,咬破手指在白手绢上用血画了一颗鲜红的心,用白手绢包好剪下的头发,再用一缕红线扎好,准备有机会时送给心爱的人。终于有了一次难得的见面机会,吴澄和丈夫李国柱深情对视,相互勉励。吴澄把包着自己头发的白手绢递给丈夫李国柱,坚强地说:“我们要意志坚强到死而无憾。我相信你会把血红的心珍藏到生命的最后时刻。”此时,她真想扑进丈夫的怀里,告诉他,在她的腹中,一个小生命已经在躁动。但是,她强制自己,没有说出口。

  1930年12月31日,早期中共云南组织的优秀领导人王德三、张经辰、李国柱、吴澄手挽手,肩并肩,在凛冽的寒风中,昂首挺胸,共赴刑场。他们用最宝贵的生命实践了“凭我们不平之血的飞溅,把全世界来涂染遍”和“革命,就要把自己交出去,把自己毫无保留地交给组织,交给工作,交给信仰,交给事业”的铮铮誓言。

  吴澄的牺牲,是中共云南组织的重大损失,使早期云南地下党失去了一位杰出的领导人。但她的崇高精神和英勇斗争风范,已成为代表那个时代革命精神的一面旗帜。吴澄那种对革命事业坚定不屈的理想信念,以及她勇于实践、不断求索的崇高品质,不畏艰险、敢于牺牲的无畏精神,在今天仍然值得我们大力继承和弘扬。

  (中共红河州委党史研究室根据相关史料整理)

加载图片...